咨询热线 : 136-5096-1526

您所在的位置: 广州刘伟渊律师网 >媒体报道

律师介绍

刘伟渊律师 刘伟渊律师,潮州饶平县人,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,广州律师协会对外合作与交流委员会委员、仲裁专业委员会委员,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(国际法本科)、中山大学法学院(民商法研究生)。曾工作于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、广... 详细>>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刘伟渊律师

手机号码:13650961526

邮箱地址:791989286@qq.com

执业证号:14401200710333555

执业律所:北京大成(广州)律师事务所

联系地址:广州市珠江新城珠江东路6号广州周大福金融中心14层、15层

媒体报道

京首例讨哺乳权案开审 母寻子不得无奈诉讼

中新浙江网9月27日电儿子不到半岁就被丈夫两次抱走不知去向,36岁的女子李芳哭着找遍怀柔的大街小巷、山里山外,不顾白天黑夜、日晒雨淋……

为了要回对儿子的哺乳权,她最终将丈夫告上法庭,要求丈夫归还儿子。

今天上午,怀柔法院开庭审理这起北京市首例母亲索要哺乳权案。

画外音

2008年9月24日,临近傍晚,怀柔一所小学响起了下课铃,孩子们成群地走出了学校。

此时,坐在学校对面餐馆里正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李芳目光开始转移,看向校门口。

那一个个孩子的笑脸让她变得沉默,眼神中的一层雾气试图遮盖却又暴露了她的哀伤。

结识

离异女子网上遇“知音”

今年36岁的李芳早年有过一次婚姻,并有了一个女儿。但最终她和丈夫因为性格不合而分手。

离婚后,李芳开始上网打发时间。在QQ上,李芳认识了比她大三岁的王军。因为两个人都有一次失败的婚姻经历,所以有了很多共同的话题。

认识两个月后,王军约李芳见面。

“当时他话很少,显得有点腼腆,看上去非常本分的一个人,和后来的他根本是两个样。”李芳摇着头苦笑着说。

共同的境遇让两人很快陷入热恋。

王军告诉李芳,自己没有孩子,将来两个人结婚后,李芳可以不用出去工作了,他能养活她。

成婚

丈夫生变抱走新生儿

两个人同居后,李芳怀孕了。她提出结婚,王军却表现得很犹豫。

随后,李芳卖了妈妈的房子,用这笔钱付了首付,买了两个人的新房。2007年9月19日,两个人登记结婚,李芳将女儿托付给了前夫。此时,她怀孕已经3个月了。

然而结婚后,丈夫王军却很少回家。

“去年11月底,一个自称怀了孩子的年轻女人找上门来,还质问我是谁?”李芳愤怒了,当时就报了警。王军当着警察的面说回家跟李芳好好过日子,可之后依然有家不回。

今年3月,儿子出生了。

在孩子快到两个月的时候,李芳带着儿子去了一趟婆婆家,结果一不留意,孩子就“失踪”了。

李芳再次报警。面对警察,王军承认孩子是自己抱走的。

第二天,王军就打来电话:“要想见到儿子,你就和我去民政局离婚,否则你一辈子也别想见到儿子!”

画外音

李芳的家里处处都有孩子的味道。孩子被带走后,李芳从垃圾堆里把孩子的纸尿裤找了出来,晒到阳台上,儿子穿脏的衣服也不舍得洗,“想孩子了就拿出来闻闻”。[page]

李芳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儿子百日时的照片,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。然而,这笑容在她的脸上只停留了一会儿,随即大滴大滴的泪珠从眼眶里滚落下来。

寻子找遍城区深山常因贫血晕倒

“我儿子才这么小就被抱走强行断奶,孩子遭罪了。”李芳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为了找到孩子,李芳除了睡觉几乎不在家里待着。每天早晨起来,李芳就坐上公共汽车,找遍了怀柔的小区、商场、工地,去一切她认为丈夫可能出现的地方,苦苦寻找她的孩子。

到了傍晚,她回家休息一会儿,然后趁着月色再次走出家门。有时李芳会躲在上次找上门的丈夫的情妇家门口,想看看王军到底会把孩子藏到哪里。

“她那段时间,饭也不吃,瘦了二十多斤,累得常常晕倒!”李芳的母亲说,她常常是逼女儿吃饭,她才肯吃上一口。

“她经常躲在那女人家门口的黑暗角落里,等她的丈夫,想跟踪他找到孩子的下落。有时一等就是几个晚上,整宿不睡觉,我看着她心都疼了!”

“我一定能找到儿子!”李芳想。

在怀柔城区找不到线索,她想起了丈夫有几个亲戚在深山里住,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地方,但她认为丈夫可能会把孩子送到这些偏僻的地方。

李芳和母亲开始进山寻找。李芳的母亲有腿病,走起来费劲,但她坚持陪着女儿。

两个人租了一辆车,一路打听,终于在天黑前找到了王军的亲戚家。但她们一无所获,孩子并不在这里。

第二天,她们又进山去另一个亲戚家寻找。每次进山往返都是170多公里的路,李芳还常常因为贫血晕倒,但她不肯放弃。

画外音

“我待在家里看见孩子的东西就会触景生情,而且一点希望也没有,想到我的孩子没有奶吃,我心里就着急,什么也干不下去。”

找到回家车上抱着儿子痛哭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今年5月17日,李芳终于在怀柔城区王军的妹妹家找到了儿子。

“当时,我婆婆出去了,家里一个人没有,我赶紧抱着孩子就出来了。在回家的车上,我抱着儿子哭得昏天黑地……”李芳说道。

突变怀中“夺”人儿子得而复失

今年7月,王军以感情不和为由向李芳提出离婚。

按照法律规定,孩子在哺乳期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,他的离婚请求被法院驳回。

然而,已经没有经济来源的李芳只能靠母亲的资助来抚养儿子。为了让儿子能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,李芳刊登广告准备卖房。[page]

今年9月6日傍晚,两个年轻女子以看房为名敲开了李芳的家门。随后,王军带着十来个人冲了进来,直奔孩子而去。

孩子在大人的手中被抢来抢去,争夺中孩子撕心裂肺地痛哭着。李芳不忍心,只好放了手。

李芳的生活又回归到找儿子时候的状态。

无奈,李芳起诉至法院,希望抱回儿子。

庭审不管怎么判男方称都不给孩子

今天上午8点半,作为被告的王军和母亲来到怀柔法院,李芳则和她的母亲坐在原告席上。

王军称,他与李芳从认识到结婚时间很短,见面没多长时间王军就觉得两人不合适,提出分手,但此时李芳却怀孕了。

“我当时就劝她把孩子做了,可她不愿意。”王军说,在李芳的坚持下,两人领了结婚证。

在法庭上,王军说按照农村的习俗,孩子出生两个月要挪窝,因此在孩子出生两个月时,他把孩子抱回自己家,让母亲看着,而不是把孩子偷回来。

在法庭的最后陈述阶段,王军称不管法庭怎么判,他都不给孩子。

王军说之所以不给孩子,是因为李芳没有工作,养不了孩子,全都靠李芳的母亲养活,“怎么让我放心把儿子给她养呢,不给,坚决不给”。(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)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粤ICP备13032343号-2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654 Copyright © 2018 gzlaw1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手机号码:13650961526
联系地址:广州市珠江新城珠江东路6号广州周大福金融中心14层、15层
技术支持:网律营管

添加微信×

扫一扫添加朋友圈